十二平均律

【盾冬】谁更病态?

橘米花:



1.我睡了我的上司




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”心理咨询师Natasha推了推眼镜,“你睡了你的上司一次,现在还想再睡一次?”


“不,”Bucky摇摇头,“想要再睡很多很多很多次。”


“难道你现在不该担心一下你的工作可能保不住?”


“有什么可担心的?我丢了工作照样可以睡他啊。”Bucky无所谓的语气,吹了吹额前不服帖的碎发。


“所以是——他?”


“嗯哼。”


“说一下经过吧。”Natasha翻出红色的小本本。


“我让他给我搬三桶水,结果他提了两桶来,我就质问他怎么就两桶,他却反问我‘你一次能搬三桶水?’,我就很气恼。”


“气恼什么?”


“他说得有道理我无法反驳。”


“等一下,”Natasha放下钢笔,“为什么他会给你搬水?他不是你上司吗?”


“打赌他输了。”


“什么赌?”


“比谁的吻技更厉害。”


“他为什么会输?”


“实际上应该是他赢的,直到我把手伸进他的裤子。”


“……你为什么这样做?”


“我要赢。”


“赢了你有什么好处?”


“他就给我搬水啊。”


“就因为这?”Natasha倒了杯水递给Bucky,“可是你们为什么会打这种赌?”


“我们看了部电影。”


“什么电影?”


“迪士尼的《小美人鱼》。”


“这跟打赌接吻有什么关系?”


“他提出了疑问,白雪公主可以被王子吻醒,为什么小美人鱼给王子做人工呼吸,王子却没有醒。我就跟他解释这里边存在吻技高低的问题。”


“所以你们接吻了?”


“没有。”


“为什么下属会和上司看这样的电影?”


“他说他想看,我就陪他看了。”


“你们挺熟的啊。”


“我们不熟,只不过是碰巧罢了。”


“怎么个碰巧?”


“他路过我办公室,问我有没有时间,有时间就去他办公室一趟,没时间就去他家一趟。”


“……这还不叫熟?”


Bucky又摇头:“我们真不熟。”


“可你还是没有说为什么会打赌接吻。”


“我笑他没初恋,他说早就有了。我说你怎么没告诉我,他就不说话了。”Bucky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臂, “我继续问他是谁,他仍然不说。我把他按在墙上,让他告诉我。”


“这是下属对上司做的事?你真的还没有被开除?”Natasha怀疑道,“算了当我没说,后来呢?”


“他仍然不说,我就撬开了他的嘴。”


“怎么撬的?”


“用嘴啊。”


“你亲了他?”


“对。然后他就不知所措了,我就笑他肯定没接过吻。”


“然后呢?”


“他就亲回来了,一边亲一边笑我傻瓜。”


“哦,我明白了。”


“你明白什么了?”Bucky不解。


“没什么,后来呢?你还是没有说你们为什么会打赌。”


“我被他吻得头晕眼花,他还问我感觉如何,我说真是糟透了。他就说不可能,还说吧唧的小吧唧都兴奋了,你看,他下流吧。”


“那你为什么现在摆出骄傲脸?”


“我就喜欢他对我这样。”


“所以你们为什么会打赌接吻?”


“他强迫我的。”


“强迫你做什么?”


“强迫我吃药。”


“什么药?”


“我的腰被他搞得扭伤了。”


“你确定你和你的上司只睡了一次?”


“腰伤是和他出去滑雪摔的。”


“你们又是看电影又是滑雪,这叫不熟?”


“我们真不熟,”Bucky一口气喝完水,“那天开会回来,口干舌燥渴得要死,但是办公室没水了。”


“然后?”


“刚好看见走廊里有个男人抱着披萨盒子走过来。”


“那是你的上司?”


“不,那就是个送披萨的。”


“这跟你和上司的故事有什么关系?”


“也没关系,”Bucky认真盯着玻璃杯里的气泡,“走廊里来来回回不少人,有送披萨的,有办业务的,有聊天说笑的,有谈论工作的……”


Natasha耐心地听Bucky继续往下讲。


“办公室没水了,而且除了我没别人,只有门口的兰花叶子上有水珠。然后他穿过走廊穿过人群,走进我的办公室。”


“可是你还是没有说为什么你们会打赌接吻。”


“没有为什么,他打电话说,小坏蛋我们打个赌。我说,好啊。他说打什么赌呢?我说,就比吻技谁好吧。他就切断电话直接进了我的办公室,然后他就亲了我,我又亲了他。我推开了他,他又抱过来。我说我要辞职,他说他不答应。”


“所以你们的打赌就是你们的情趣而已?所以你到底想要咨询什么?”Natasha终于不耐烦了。


“我的眼里注意不到其他任何人,我的眼睛只有他,我一看见他就想亲他就想睡他,我不想看见他又想迫不及待看见他,我这是不是还不够病态?”


“......”


 


2.我睡了我的下属




“所以你睡了你的下属,现在他决定要辞职,你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?”


“不,他辞不了职的,只要我在这里,他就别想辞职。”


Natasha又翻开了那个红本本。


“公司聚餐,人都走光了就剩下他醉得不省人事,”Steve坐在那里,开始回忆,“我走过去拍他的肩膀想喊醒他,结果他反手把我胳膊拧脱臼了。”


Natasha挑眉,没说话。


“接着他忽然抱住我开始吻我,吻着吻着他就趴我身上睡着了。”


“你的胳膊就那么一直脱臼着?”


“是的。”


“你这是对他一见钟情?”
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
“如果有人把我整到胳膊脱臼,我会把他打个半死,再打另一个半死。”


“你的想法很有趣,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就认识了,”Steve笑了笑,继续说道,“之后我就把他拖回了家。”


“在你胳膊脱臼的情况下?”


“没有,他在车上又醒了一次,亲了我一下,然后给我接回去了。结果第二天他看到我的第一句话——‘我这是被潜规则了?’,而且他一脸的欣喜若狂。”


“为什么他是这样的表情?”


“大概他以为我睡了他。”


“实际上?”


“我就是睡了他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我给他脱衣服,忽然他又醒了,醒了就吻我,我推拒,他继续吻我,我推拒,他就……”


“把手伸进你的裤子里?”
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
“一看你就不怎么读小说,这就是套路。”


Natasha才不会告诉SteveBucky昨天已经来过她这里秀恩爱了,只不过叙述得乱七八糟。


“然后就那么发生了。我跟他说这不是什么潜规则,他还不高兴。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就……”


“你就?”


“我就又吻了他,结果他说,整天亲还没亲够吗?然后说完他就跑了,还甩给我十张钞票。”


“也许他只是比较迟钝。”


“迟钝还总是主动亲我?”


“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,他是个口嫌体正直。”


“有道理,”Steve喝了口红茶,“我让他往东他偏往西,我让他去我办公室他非要在我家等着。我说我想他,他说我骗人。我说我爱他,他说让我滚。我准备走人他却又引诱我上床。”


“……所以你们已经睡了很多次?”


“嗯他说他讨厌这样,但是他又说他喜欢我对他这样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我觉得我惯纵得他太轻了。”


“我也这么——啊?什么?”


“他现在整天往我办公桌上扔辞职信,变着花样的。”


“……怎么个变着花样法?”


“今天写个诗,明天夹朵花,有时候还会附赠个小蛋糕或者小饼干什么的。”


“他喜欢你,他不讨厌你。”


“可他说他讨厌我,从见我第一面起就讨厌我。”


“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误会?”


“当时我去滑雪,看到了站在大雪里的他。”


“你是不是走过去和他说话了?”


“没有,我只是……”


“你只是?”


“在他走过来的时候我绊了他一跤。”


“……为什么?”


“最后一杯蔓越莓口味的咖啡被他买走了,还冲我眨眼睛,得意忘形的小坏蛋。”


“你这故意的绊一跤,会不会让他受伤?”


“当然不是,我绊一跤是让他摔进我怀里。不过他的确腰受伤了。”


“那他的腰伤是怎么造成的?”


“他给了我一个过肩摔,结果用力过猛。”


“真是傻得可爱。”Natasha得出结论。


“他就是这样。”


Natasha合上笔记本,抬头看向Steve,


“Rogers先生,我并不觉得你们之间出现了什么感情危机。”


“我有说我们感情不和了吗?”


“那你来这里咨询什么?”


“我一看见他就不想让他离开我的视线,不想让他和除了我以外的人接触,我想要把他禁锢起来,Romanoff女士,关于如何让他对我更加死心塌地,你还有什么建议?”


“……”


 




Fin.



评论

热度(1147)